柚子露。

有点丧
有点污

【恋与制作人】他的怪癖(许周李白x你)

—瞎瘠薄写的段子

—写到中间一度想着“这特么真的是怪癖么”一边删删删

—是在和语c皮聊天时找到的灵感

—今天的我也在祈祷千万别撞梗

他 的 怪 癖

————————

【周棋洛】

“我的怪癖?”

“没有哦x”

“…喜欢翻你朋友圈算不算?还有喜欢带你去吃东西。”

周棋洛嚼着薯片回复着你的讯息,他的床头桌上零零落落散着些吃剩下的薯片袋子,要是被你看见他房间现在的惨状,估计又得急到跳脚了。

一包薯片很快见了底,周棋洛撇撇嘴,拉开床边——满满当当两抽屉薯片。

当时买床时正是看重了它的储物功能。

不过…

随手拆的薯片被扔在一边。

“小时候的味道,还是没找到啊。”

【白起】

“关于怪癖的电台节目?”

“没有很怪。帮不上忙,抱歉。”

“还有事。下次聊。”

白起感受着风声里渐渐带来她的乐曲,似乎是叙事一。

为什么要弹这么悲怆的曲子?因为工作上的事碰壁了么?

思绪还未来得及跟进,风已带动着他来到那个熟悉的窗口。

女孩认真地弹着琴,许是因为太久未接触了,弹片刻便停下琢磨乐谱。

看着她焦躁蹙着眉的模样,白起带动暖风,连同初春的花香一同赠予这个女孩。

这个他一直放在心尖上的女孩。

【李泽言】

“关于怪癖的电台节目?这么幼稚的企划也能想的出,看来我还是高估你的智商了。”

李泽言望着眼前这个女孩,她一副气呼呼但又不知如何辩驳的样子让他勾起了唇角。

要说怪癖,可能和母亲打电话算是一个吧。

想起昨天深夜误打给女孩的那次致电,幸好早些察觉到,不然接下的话让她听了去总还是有些难办。

“……我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她有点笨,汇报做不好,却不知哪来那么多乐观和自信,我被她吸引了……我的身边出现了除你之外第二个我想珍视的人,你会为我高兴么?”

【许墨】

“许墨,你有什么怪癖或者说癖好啊?最近在做这方面的节目企划。”

专属于她的铃声响起,正沐浴的许墨擦擦手,看见这样一条讯息。

“没什么怪癖呢。这么晚了还不睡?”

女孩发来一个泪奔的表情包:“年底工作繁重……许墨你还说没有,几天不睡看午夜场世界著名电影轮播已经是怪癖了好吗!”

仿佛看见她在自己面前气呼呼跳脚的样子,许墨听见自己轻轻笑了。

“这么说的话,我还是有很多怪癖的。要来我身边多了解一下么?”

~END~

评论(2)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