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露。

有点丧
有点污

『恋与制作人』当你将分娩之时(许墨x你)

-本来想写四人小段子结果由于对撩撩的爱变成了他的小短篇

-四年没写文了也不知道自己写了啥鬼玩意儿

-这是什么鬼标题我也不知道

-真.小学生文笔

-bg真难写但恋与我不吃bl

-第二人称

以上ok的话继续








『恋与制作人』当你将分娩之时(许墨x你)

据许墨说,恋语市一院的产房一向是忙碌的,你又一向喜静,他便提出去省一院分娩的提议,却被你驳回了。

“这种事情不必考虑别人的。”

“你还是这么懂我…”你微笑,“亲友们工作都太忙,而且…我想在出院第一时间先把宝宝让她外公看看。”

“…好。拗不过你。”

 

——

虽说你在知道自己怀孕后便开始各种恶补关于生产之类的知识,但现在腹部阵阵的剧痛还是让你明白过来自己仍是低估这所谓“十级疼痛”了。好在身边有许墨陪着,握着他的手,总感觉心里也有了些许安慰。

你闭着眼,努力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不让自己溢出些许的痛呼。早在三月前,你便看见书中写到产程中切斯底里的呼喊只会让腹中的胎儿有缺氧的危险。在这怀胎的九月中,你与胎儿的心也早已连在了一起,你不希望因为你的缘故让她置身于危险中。

因为这是我和许墨的孩子。

你这么想。又忆起不知哪日看过的医疗剧里肯为胎儿放弃自己生命的母亲,突然有点明白这种感受了。

“悠然。”你听见许墨在叫你。他正给你擦着额前的汗,一脸心疼的看着你,“这里有无痛分娩的,我联系了麻醉科的蔡主任,你若愿意,打一针,就不痛了。”

一院开展时间不长,对于孩子还是存在风险吧。你心里暗暗想。话到嘴边却变成了:“不了,我怕在脊柱上打针的。”

你看见许墨好看的眉皱起来:“我不愿看着你这么痛。”

“你不是会催眠的嘛?许教授忘了?”

你的先生,跟你在一起后,也是愈发迟钝了。不过你倒是乐于见到,毕竟绅士外皮下的他,明明是有着冷漠但又柔软的内心的。

发现了它,抓住了它——细细想来,这应该是你做的最值得骄傲的事了。

先生常说你是他生命中最美的意外,而你又何尝不是这么想的呢。

你努力跟随着他的声音,沉下心来忆着从前种种,疼痛却愈发强烈到抑制不了分毫,护士在此时为你进行了指检,宫口开了六指。你一怔,泪也跟着下来,许墨轻抚着你的脸问你怎么了,你不答,泪像开闸一般止不住。胡乱地抹干净脸,却有什么凉凉的东西落在你的脸上。

“……!”

他哭了。

这三个字在你脑内不断回旋发酵,你慌了,在那一刻你似乎连那十级疼痛都忘记了。

“…墨你……不要哭你要是哭了我只能跟着哭了呜啊啊啊啊——”

 

——

回忆自己分娩那日,就似闹剧一般,你最后那歇斯底里的哭喊把睡着的产妇全都吵醒了,许墨忙着哄你,没一会又该推进另一个房间开始用力了,护士告知他家属不允许进入时,你看见他眼里从未有过的慌乱,而后又一片澄明。

“我在外面等你。”他靠在你耳边这么说道。

 

——

“那次指检之后…我第一次见你哭成那样。”

“你知道是为什么吗?”你笑问。

他凝视着你。

“那时我在想,你要做爸爸了,许墨!这世上要多一个她爱你,而你也真心爱她的人了!我们可以一起创造属于我们三人的色彩了,对吗?”

你笑意盈盈的看着他,他在下一秒夺去你的唇。

还是像那个午后,栗子糖一样。

甜得让人心醉。



评论(5)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