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露。

有点丧
有点污

【薄樱】关于思念,以及其他(平助相关超短篇)

如果回忆掉进大海:

那时候的平助君被称为“小不点”,短短的头发用发带束起来,是个很可笑的弧度。别人都把手按在他头上,把他的头发弄乱,他嘟嘴表示不满,心里也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但是那个时代就是那个时代,幕府家总有一种说不清的动荡。那么小的平助,也许他是明白了什么,也许他什么也没有明白。但是呢,好像不愿意被唤为“小子”,好像我是想证明什么。


证明我是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武士。


不知那个浅藏的武士之魂埋没了什么,冲田先生也是,土方先生也是,把自己的温柔、平和都抛在一边,把自己的一切都放在一旁。


那你呢?那个时候看见那个女孩子,小小的肩骨被包裹在厚厚的和装里,微微打着颤,甚至连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也许是你本身对于弱小事物的怜爱,你唤她的名字,让她也不必拘束唤你。女孩儿笑了,这是她在屯所绽开的第一个笑容。她甚至弄不清如此温润的一个男孩儿为何会出现在壬生狼的聚居地。是啊,我也感到奇怪呢。


喜欢将零食塞了满嘴,一条小小的秋刀鱼在你和新八的争夺下面目全非。只比女孩儿大几个月的平助君,是一只壬生狼,壬生寺的壬生狼,最冷血最无情的壬生狼。


喜欢抱着被子的可爱睡颜,这是一
个平助君,我们在现实生活中看到过无数个平助君,却不知道哪个才是真的。


你说你赞赏伊东甲子太郎,我知道那是肺腑之言,但是是何种赞赏才能使你抛下新选组,抛下你看着成长起来的新选组?你没有看见土方先生矗立的背影,我们也弄不懂你,你究竟在想些什么?


于是你做了御陵卫士,在街上遇到的女孩儿也许与你的心情是相同的。多日未见的平助君,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屯所太高了,传不来你些许的消息。在街头互望的我们,甚至不说任何一句话,但是我知道,我不可以让你的眉头一直紧蹙。


“平助君。”


我还是叫了你啊,有没有听见呢?你的样子看上去很是窘迫,但我可以看见你心中的愉悦,但是你却对我说你我不可交谈,低低的音调,甚至让我鼻子一酸就要落下泪来。


“不是哦。现在在和平助君讲话的人不是那个新选组的男孩子,而是在大街上很容易看见的那种很平常的女孩子哦。”


还是选择了要温暖你,那个时候,我只是默默跟在你身后,那种压抑的气氛,我没有能力去打破。但是,在你们看上去不算长的时间里,我唯一弄清的也只有一句话了。


我……喜欢平助君哦。


但是这句话哽在了嘴角,因为我自知改变不了任何的事实,也没有在平助君的生命里发现我的任何一页。但是,我想告诉他,告诉他大家的想法,问他……为什么。即使我没有这个资格,我也要问。


“新选组的各位都很担心平助君。最近好像少了什么,好像大家都做不了大家一样,特别是永仓桑,昨天还说没有人和他抢秋刀鱼很寂寞……”


也许有什么从我眼中滚落了,但我顾不上去弄清它。


“因为突然没有人陪我说笑,下雪了也没有人陪我打雪仗,平助君的任何消息也听不见,我……很想平助君。但是……为什…”


“千鹤。”你打断我,“以后不要一个人走夜路,很危险。”


我赶紧擦干了泪,想再看看你,但是,你走了,走得好快,来不及让我去怀念这一分这一秒。


那时刻,烟花都已经消失在黑夜中了。
—end—
题外话:旧文,平助姐姐我还是很喜欢的,平千也是可以有的,不讨厌游戏里的千鹤妹子哟~
总之写这文的契机大概就是单纯想描写一下平助和小一脱队当时新选组的大家的想法吧…大概…反正当时才初中的我也没太多想法…嘛…历史也真是虐…【望天

评论

热度(15)

  1. 柚子露。如果回忆掉进大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