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露。

有点丧
有点污

【薄樱】瞳色(冲斋现架)

心情复杂(。

如果回忆掉进大海:

瞳色


PART 1


我总在独自在家时玩游戏到很晚,直至眼睛酸痛到有凉凉的液体滑下来。这不叫泪哟~如果这也叫泪的话,那我就变成一个很矫情的人了呢。


我躺在床上捂住双眼,却迟迟没有意料中的倦意袭来。可能是因为神经方才太过兴奋,一时平静不下来的缘故吧?


我自嘲地笑笑。


你也知道的,小一,有的时候我的思维未免有些太过跳脱,方才游戏界面上打打杀杀的场景慢慢褪去,变成了一片白色。在白色里我看见了你和我,我们正趴在地上玩弹珠,不如平常孩子持有很多那种小玩意,我们手里都只有一颗,小小的,被握在拳心。


1+1=2。


一共两颗。


因为我只有两颗,把其中之一给了你,然而留在自己身边的那颗却被所谓远房亲戚家的顽童摔碎。小一,你知不知道,那时候的我还在庆幸自己还好把最喜欢的那颗给了你。


那颗翠色的珠子,如你所说,就像我的瞳色。


我们把头靠在一起盯住它,然后我听闻见自己闷闷的音色:“用一颗珠子可以干什么啊小一?”


你微微侧侧目,然后摇摇头。


那时候的你也许不曾想过,一颗珠子也是可以有所作为的,说不定没了别的珠子的阻力会滑的更远吧?


现在的你是那么深信不疑,仿佛早已超脱尘世的你,总相信只有自己相信的,才是对的。每每看见你趴在书桌前研读书本的身影,总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近”的讯息。而我,也会在你的这种气息中慢慢退去,退出房间,望着见我要离开也毫无反应的你,不可抑制地笑。


“小一一直看书,难道觉得只有书就可以活下去么?呐呐,小一,没有我,或者是没有书,哪个对你的影响会更大点啊?”


“……”


不知你为何事犹豫,你的事,我越来越不知道了呢。


你不再是儿时那个被我唤作“尾巴”的懦弱小鬼,被一只断了腿的蚂蚱吓得魂飞魄散,抓住我的衣角催我丢掉。你只会是那个在我们眼中无比完美的班长,面对临班露骨的挑衅义正词严地回击,转头又可以喝止住大笑不断的同学们,在大家目瞪口呆的表情下依旧风轻云淡:“如果不想给自己班级丢脸的话就从现在开始!我说的这样的话你们也都听见了,如果到时候不想被人千倍万倍地羞辱,现在就止住你们蠢笨的大笑!”


那时同学们的表情可真是让人难以忘怀,原先一直默默做好自己本职工作的班长大人,毫无征兆的,发了这么大的火。


也许那时候真的只有我在笑吧。


知道我为什么要笑么?


因为,你已经很久没说这么多话了呢。


自你的父母分开以来。


我依然记得那天晚上,湿漉漉的你敲开我家的房门。问你有何事,你却只是不持一言,只是默默推开我上了楼,在转角的那个阴影丢给我一句:“对不起冲田,水渍我等会会擦干。”


我记得太清楚了,这句话。


我知道我那拳下手很重,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但你却依然淡淡的,用手撑着扶手站起来,没有擦自己嘴角的血渍,没有回手打我,只是笑,就像小时候你趴在父亲背上冲我回头露出的微笑一般,浅浅的弧度,却让人心醉。


不对,现在是让人心碎了。


我并不是不能猜到你失魂为何,表面看似“模范夫妻”的你的父母,实质上背地里不知有过多少的争斗,却因为你的存在而勉强维持,它就像是一座用纸糊的墙,即使没有大风大浪的侵袭,也终究注定在和风细雨中倒塌。聪明如你,我的小一,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那你现在是被染上什么颜色了?


你侧过脸,似乎是不想让我看清你,你把脸埋在拐角的黑暗中。我很嘴笨,虽然在头脑里思索了一句又一句的话,却始终纠结着无法串成一气。所以我笑,板正你的脸:“小一,让我抱下,好不好?”


“……恩”


我的双手在你微凉的背后交叠,你把头枕在我的肩上,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情感波动。不知你后来有没有哭,只是感觉自己的内心有一种安心的气息弥散开来了。


你,就在这里。




PART 2


后来的我不知是否是因为过度的疲劳睡的竟不安稳,梦见你拿着行李一直朝一个陌生的地方走,我想拉住你,却怎么也跟不上你的脚步。情急之下把自己手上握着的东西扔给了你,真心希望你可以“睹物思人”。


那是一颗小小的玻璃珠子,泛着翠色的光泽,你说过很像我的瞳色的,真的是像极了。


原本堵在嘴里的话以极大的分贝迸溅出来:“小一你看着它就要想起来我…我的眼睛啊!”


“…”对光而站的你似乎无奈地扶了扶额,然后微笑着答应道:“好。”




PART 3


醒来时已经10点了,肚子因为很久没有食物的慰藉而叫个不停。没有急着去吃早餐,我蹲下拉开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的一个小盒子。打开它,灰尘呛得我鼻子有些生疼。


那里面尽是些孩子玩的小玩具,拨开上面的卡片,果然看见一颗小小的珠子由于手的不稳而一直滚来滚去。


视作珍宝似的捧在手心,我喃喃出声道:“小一啊,母亲大人没有告诉过你随便把别人已经送你的东西再还回去时很不礼貌的么?”


这一句我迟钝了10年之久,不过幸好,珍视的东西没有改变,而且,以后也不会改变。


-END-


碎碎念时间:12年的文,改了一点,当时写的还蛮顺的,就是想写写幼驯染的感觉,结果就成这样了,其实自己也不知道这文在表达什么…不过是he真是不容易←滚

评论

热度(14)

  1. 柚子露。如果回忆掉进大海 转载了此文字
    心情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