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露。

有点丧
有点污

【薄樱】生息(冲斋|短篇微虐)

emmm……自己转载自己的文……

如果回忆掉进大海:

你到达浅草之时,正是战火缭绕之际,不过这个小小村庄却仍是老神在在沐浴着黄昏静悄悄时光,不禁让你怀疑是否到达了另一个世界,只存在于你想象中的平和世界。


你在一片光华中看见了那个部屋,霎时柔柔和和的阳光照得你睁不开眼。不知是欣喜还是担忧,使你那原本战场上稳健的步伐变得凌乱不堪。


你是在摇摇晃晃中扣响了那扇小小的木门的,一位发鬓兼白的老妇人为你打开了门。仿佛是许久未见有人到此,她的惊讶不言于表。


“请问,你是…?”


“我是斋藤一,来见这里的冲田宗次郎。”
说出那个久违的名讳,你的身体也许有些许难以被人察觉的颤抖。你的耳边至今萦绕着得知近藤被斩那一瞬的阴霾,它仿佛一股寒流直达你脆弱的心肺。正当你的无措第一次张显在面容上时,土方岁三仿佛了解了你究竟从何而来的焦虑,他拍拍你的肩,露出了一个温软的笑:“去看看总司吧,斋藤,算是了了近藤桑的一个心愿。”


土方岁三没有明说,不许将近藤勇已逝之事告诉他,因为土方、你、以及那个一直温温和和的老好人, 你们不忍,不忍看见,甚至不忍想象他急火攻心,失去理智的样子。


尤其是你,斋藤一,你在受尽他大大小小无伤大雅的玩笑之后,无论何时,那双猫眸总润满了笑意,就算是相互之间的比试,你逼迫他用尽了自己的全力,也只会在最后得到他淡淡一句:“小一,你这么认真干什么?”


他就是他,就像是朵乱世的迷迭兰,即使染上鲜血,也依旧是如此光彩夺目。一日午后,微醺的他谈到自己的童年,没有什么光亮可言,家境的贫困让他无法展颜微笑。他的声音似是有些颤抖,让你不禁侧了侧目,却在这时被他掩住了双眼。耳畔能感觉到他的呼吸,此时的沉默让你有些许的慌乱,你正欲开口,便听见他淡淡的声音:“能遇见你们,真是太好了。”


“…”


耳边老妇人的声音打断了你的思绪,拉开纸门,你的气息有些乱,不禁怕自己内心的汹涌会吵到睡着的他。多年养成的习惯让他一直保持在费人心力的浅眠。你小心翼翼伸出手去想要触碰他紧紧阖着的眉眼,却让他惊醒,他调皮地握住你的手,放在脸颊上感受你的温度,好像是在说“你回来了”那般自然,不禁让你内心翻搅着疼痛,酸涩的感觉一霎间涌上你的眉宇。但是你知道不能落泪,不仅是为了你自己不可隐藏的清高。他迟疑了一下,却还是伸手抚平你紧皱的眉,随即一个温暖的笑在他的唇边绽开。他开口了,尾音还是如同记忆中一样,带着小小的弧度:“一君,你看见旁边那个长盒子了么?”


你点头。


“我把加贺还有则宗放在里面了,你走的时候也带着它们吧。”


仿佛是气血一下子冲上了头顶,你甩开他无力的手,冷漠的话语不可抑制地倾泻:“刀是一辈子要跟着主人的,现在你想把它们给我,难道是想说你活不久了么?我告诉你,冲田总司,我不会拿,因为你不会死!”


“…小一。”他撑起身子,伸手将你已然剪短的发顶揉乱,“我自己还能活多久,我自己最清楚呢。只是死之前还想见你们一面呐。你来了的话,近藤桑他们也应该很好,不是吗?”


你的头霎时僵硬着无法动弹,而他却像没看见一般再次开口,停顿的越来越多,气蓄的越来越短。他要你回去,你不答。他说在这个时候大家需要你,你不答。他说你不要陪着一个将死之人了,多晦气啊,你却仍是不答,却再摔门而出的那个瞬间,伴着他不可抑制地咳嗽声,泪也颤抖着滚下来。


也许是过了许久,你拉开移门,房间安然。他静静地睡着,就好像你初来时看见的一样。未落的夕阳把空气中一个个细小的微尘展现,它们落在了他的鼻尖,他的唇边,他的眉角,你伸手轻抚了一下他阖着的眼睫,期待着他伸手抓住你,让你逃不出,唤不了,安静地留在他的生命里,就像躲猫猫胜了的孩子王,嘴角是那么不可一世的笑。


可是他没有。
—end—


题外话:这篇是12年的文了,当时是在贴吧发的,现在翻到感觉很怀念啊~稍微改了一些,名字也改了,不过过了这么几年发觉自己文笔没啥长进而且依旧会烂尾…嘛…欢迎各位吐槽啦w

评论

热度(10)

  1. 柚子露。如果回忆掉进大海 转载了此文字
    emmm……自己转载自己的文……